诺贝尔文学奖公布村上春树再次落选

但奇怪的是,消息一出,中文互联网上,为此欢呼的人少,为村上春树遗憾的人比比皆是。

诺奖前一周,英国博彩公司NICERODDS的综合赔率榜上,村上春树再次榜上有名。

他们将近七八年,都宅在酒吧,听爵士,做三明治,调鸡尾酒,日子浓滟如酒,和着音乐一天天流逝。

传统的日式小说,往往文风含蓄细腻。而这部小说,简洁明快,充满了美式小说的味道。

第二年,他写完《1973年的弹子球》后,干脆卖掉酒吧,全职投入到写作事业中。

小说中,男主角渡边的两段爱情故事,展现出了现代都市人的孤独、疏离与迷茫。

他先后采访了62多名受害者和8名奥姆真理教信徒,还多次跑去法院旁听关于此案的审判。

他很想知道:这起事件中的那些施害者,究竟是什么人?他们为什么要在地铁早高峰时段去毒害普通人?

于是,两年后,他出版了纪实文学作品《地下》。该作品的主题,正是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。

同时,它还创造了一个记录:它是该榜单自1990年发布以来首次问鼎的文艺作品。

他的这个爱好,始于1982年。迄今为止,他已经坚持跑步39年,参加过30多次马拉松比赛。

夏威夷的考艾岛、马萨诸塞州的剑桥、希腊马拉松长跑古道,都曾留下过他的足迹。

2009年,为了总结自己的跑步心得,他出版了《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》。

跑步时,他眼睛望向前路,内心却在与自我对话。他说:“这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宝贵时刻。”

他说,“不要说没有南京大屠杀,如果可能的话,中国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希望没有南京大屠杀。”

只有一次,父亲和他提到,在战场上,他曾亲眼目睹过战友砍掉中国俘虏脑袋的情景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村上春树能对日本二战罪行做出反思,已经超越了大多数的日本作家。

作为团块世代的一员,同时又是小说家,村上春树很想做好日本战后精神史的善后工作。

他说:“我还不想枯萎。希望能一直写到90岁,像俄国大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那样,越活越充实。”

多年前,他就曾说过:“对我,最重要的是有好的读者。不管是什么样的文学奖,都比不上自掏腰包买我的书的读者更有实质意义。”

村上春树虽然再次空手而归,但在全世界千千万万读者心中,其实,他已经是无冕之王。

Leave A Comment